历劫24小时2019第一波东海梭子蟹今晨上岸

  眼下,不闹海的“哪吒”正席卷中国票房,而舟山群岛禁渔期刚过,千帆出海、百舸争流。

  8月1日正午12时,舟山岱山码头,数百艘渔船接连驶过江南大桥,汽笛声、炮竹声、海浪声,一齐凑发。

  经过一昼夜的航行捕捞,2日上午10点左右,伴随着悠长的汽笛声,2019年首批梭子蟹陆续抵达世界上最繁华的舟山沈家门码头。

  分拣、绑腿、包装,很快,盒马首批近千斤梭子蟹搭上水车,飞速驶向上海。8月3日,上海“盒区房”用户就可首尝鲜。

  “蟹荒”了数月,人们馋得不行,蟹一到岸,很快被哄抢一空。首批量少,统货价已到45元/斤,稍经分拣后的活蟹,码头喊价也是五六十一斤。

  驶向海面的船分两种,捕捞船和运输船,运输船不作业,紧跟着捕捞船,一趟趟把捕捞上来的海货运回码头。

  船员韩志设今年50,他19岁就上船,在船上干了31年。过去在捕捞船上作业,一个月能挣2万,但实在辛苦,年纪大了吃不消,今年,他转了运输船,挣得稍微少点,但相对舒服。

  深夜,船员们准备收笼子。对娇贵的梭子蟹,笼捕优于网捕,上岸后存活时间更长。

  “抓笼”是捕捞中的“技术工种”,这艘捕捞船有近20个船员,但只有3个人能干这“抓笼”的活,不仅辛苦,危险系数也高,容易被笼子砸中。当然,他们的工资也是船员中最高的。

  一通操作猛如虎,直到把梭子蟹都装入框中,今天的捕捞工作才告一段落。一筐梭子蟹40斤。

  53岁的阮学旺是云南人,听说舟山捕鱼能挣大钱,于是应聘当了捕捞船上的厨师。没想到,上船第一天,做了一顿饭,“抓笼子”到一半,他就当了“逃兵”。不光晕船,也累得不行,实在受不了,于是他跳到临近的一艘运输船,准备回去。

  不同于湖蟹,梭子蟹极其娇贵。一旦脱离海水环境,在夏季半小时就会死亡。死亡的梭子蟹,其鲜味也将大打折扣。因此,运输船也是将梭子蟹浸在海水里,让其能存活更久。

  运输船靠岸后,人群一下子拥上来,首批梭子蟹在开海前早就被预订,如今更是早早被一抢而空。

  记者了解到,早上靠岸的一批为近海船,梭子蟹个大,但量不足。远海捕捞的“大部队”将于今夜或明日到岸。

  盒马对梭子蟹品质要求严格,按个头大小、公母、品质各自分拣。此为粗拣。经运输后,梭子蟹最终到达门店前还将进行二次分拣。盒马采购员苏徕说,从码头到盒马门店,淘汰率在六成左右。

  往年,梭子蟹都是江浙沪包邮区的“独享美食”,而今年,盒马的采购团队经过两年的摸索和尝试,启用了15辆定制版“循环水车”,目标是让梭子蟹活着送到成都、重庆、武汉、西安等地。这是梭子蟹少有的“旅行”,最远2000多公里、30多个小时。

  盒马舟山梭子蟹基地的工作人员张明桥说,运送到内陆的梭子蟹,必须是最强壮、最有活力的。运输过程中,水温、盐度、含氧量等数十个参数实时监控,司机每两个小时就要检查一遍,一旦有任何偏离,要及时调整。

  当满载着梭子蟹的水车向全国分流,舟山渔民的船再次驶向深海,浓腥的海风掀起白浪,这样奔忙的昼夜还将继续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